禁 止 转 载
是一个不定期更新的个人博。
懒癌患者。
文笔日常掉线。
记性很差。
主要为原创。




















转载了打爆你狗头:-D脾气古怪,交友慎。

  Chiyo.  

《赤色渡鸦》

*血腥、恐怖相关,慎点。

*捏造事实。

 

 

 

 

 

 

 

 

“我做了一个梦。”  男孩低垂着脑袋,口中反复地吞吐一句话。破败木屋里唯一的油灯盏中没有蜡烛,整间屋子很黑,伸手不见五指。黏腻的苔藓粘住腐朽的木台阶,再往下走就是被碎石与废墟填充以致于让人无法落脚的小路。乌鸦、秃鹫盘旋在木屋顶,降落在这片垃圾场中唯一柔软的肉质上,尖喙刺破了冰冷的尸体。其中一只翼展后足有四尺的渡鸦收拢翅膀,在发出嘎吱嘎吱响动的窗棂停住。男孩抬起头面朝渡鸦,手一把抓上了窗。他闭着眼睛。

 

“你好,红色的国王鸦。帮我把这个坏死的梦吃掉吧。”男孩张嘴对那只赤色渡鸦说。渡鸦拍拍翅膀,制造出飞机过境时嘶哑的吼叫;它张嘴呻吟着,模仿男女老少逃窜时的尖啸与脚步凌乱的踩踏声。男孩皱眉,他抄起油灯盏向渡鸦扔去。渡鸦脚爪脱离窗棂向空中飞去,待到油灯盏摔下再惊起一群黑乌鸦它才重新进入屋内——它匍匐在男孩床头,发出属于乌鸦一族的怪笑。男孩也不恼,只是又把那句话重新品味了一遍:“我做了一个梦。”赤红色的渡鸦不再言语,它吃起男孩的手指:血肉迸溅、白骨森森;它继续咬着,男孩像被痛醒般睁开了眼睛

 

关于渡鸦的传闻数不胜数:若在战争时期,渡鸦出现在哪一方阵营,另一方指不准就会悻悻地铩羽而归,只因它是祈求胜利之鸟。若它在和平中带着同伴来临,就哪都不会欢迎它,因为它们代表死神座下收割生命的镰刀,更曾在世界各处掀起了“黑色风暴”。男孩的家乡以捕猎鸦科为活,掏鸟窝,食鸟肉,丝毫不避讳这些:这是个噩梦小镇,每当入夜,孩子就频遭受噩梦侵袭。外人却说这是一个被乌鸦诅咒的小镇,每当路过就会告诫自己的孩子不要靠近此镇:“只要在这里睡上一夜,那些被杀死的乌鸦的怨恨就会转嫁到你们身上。还永远都无法摆脱。这镇的人每天都在肆意残害那些黑鸟的幼雏与鸟蛋。还在四月四日举办猎鸦庆典,那些烟火一直持续到四月五日十二点。这群害虫。”

 

这些都是真的。噩梦小镇名副其实。

 

长年累月,孩子们的哭诉迫使镇中的长老们提出了方法。

 

“让出生于四月四日的孩子来替代无数被幸运垂怜的孩子。”他们把镇内所有孩子找到一起,让每个孩子亲手制作一个傀儡娃娃,写上那个不被幸运垂怜的孩子的名字,然后用针把它扎成刺猬,“只要睡觉时放在枕边,厄运就会被驱赶到那个孩子的梦里。”

 

男孩在欢呼的人群中没有说话,一言不发地在娃娃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他出生在四月四号,有一个在十四年前夭折的弟弟,那天刚好也是四月四号,是方案执行的第一天,母亲抱着反正还能活一个的心里,在他的傀儡娃娃上写出弟弟的名字——原本两个人一起承担的罪恶,却只能压在一个初生婴儿的心底,于是第二天一早,弟弟的呼吸声停止。在幼婴的尸体被抛尸荒野的后几个小时,一只赤色渡鸦来倾听这个亡魂的愿望。

 

“………………”

 

长老们意识到太小的孩子无法承受噩梦,便决定在哥哥十四岁时重启计划。没有人注意到有哪里不对,所有人都只在意十四年后噩梦小镇只有一个无人照拂的可怜男孩会昼夜不停地哭嚎,而这个也很好解决,他们把那个男孩养在高塔里。“日子一天会比一天更好,”长老们用循循善诱的语气劝导男孩的父母,“牺牲一个人拯救所有人,自从你们搬迁到这座风景优美的小镇,你们还不是每天都被噩梦折磨得说不出话来?外出时还跟我们这些老人家抱怨睡不安生,只要你们同意了,十四年后就有好日子过啦。到那时,你们就是拯救镇子的圣人。

 

“而小孩子的意见不需要知道,你们做父母的决定就好。父母之命嘛。”人们笑着,嬉闹与快乐将男孩推搡进高塔。在十四年后的四月四日噩梦小镇的人们开心地举办了庆典,引来一大片乌鸦,他们好生招待这群被人认为不祥的黑鸟,完全不在意外界的流言嗤语。在所有人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一只赤色渡鸦飞向高塔。

 

男孩呆愣愣地看它,伸出手在渡鸦面前晃了一下。渡鸦立刻给出了回应,它说:“我来找你报仇。”男孩不予理解,渡鸦又补上一句:“你与你的弟弟会在地狱里重逢。你们的下场会一模一样。”

 

男孩在此之前从未听闻过自己有一个弟弟,他的好奇心溢于言表。可是渡鸦说的下一句话令他不寒而栗。因为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

 

男孩于高塔中睁开眼睛,手指仍残留着被撕裂的痛楚。就在此刻无数乌鸦涌入男孩的视野。他刚从一个噩梦中醒来,就坠入另一个噩梦,他忽然想起来那只赤色渡鸦把他的噩梦吃掉了。

 

“我做了一个梦。”他呢喃着,与此同时,黑云压城般,鸦群潮涌,瞬间吞噬了他。在噩梦小镇的某一个角落,在四月四日与四月五日的交界点,乌鸦振翅的声响掩埋了婴儿呱呱坠地的第一声啼哭。

 

第二天给男孩送饭的老媪发现男孩的尸体,摇着头发出一声叹息:“怎么十四岁了还是死在四月五号……”长老们途径高塔发现此事,对着全镇人宣布他们只要再等十五年就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外来的一对夫妇却吵嚷着说昨夜的乌鸦叫烦死个人,他们怀中抱着的是昨天才出生的、尚在襁褓中的孩子。

 

男孩的尸体同弟弟一般被遗弃在荒野,他的父母不知所踪。赤色渡鸦飞回男孩身侧,倾听亡灵的愿望。

 

“……这个嘛……”男孩似笑非笑,“他们已经回不到现实了。那就给下一个不幸运的家伙四月五号的现实吧。”

 

 

评论(1)
热度(16)
© Chiyo. | Powered by LOFTER